木帛人

前排兜售草莓酱

山海难平(8)

偷偷跑被抓回来的唐少爷,坑越挖越大的我。


唐山海从来没有低估过张启山的实力,但是他也没有想到张启山能这么快就找到他。
张启山挑了挑眉,望着穿着长袍带着金丝眼镜的唐山海。不得不说,唐山海很聪明。用长袍马褂遮住没有完全好利索的腿,装成斯文书生的样子混到去大都市的船上。谁会想到一向厌恶长袍马褂的唐少爷会这样出现。连张启山都差点被骗过去。但是没有办法,他太熟悉唐山海了,无论这副躯体裹着什么样的外衣他都能认出来,哪怕唐山海成为焦尸成为枯骨成为灰烬他都能认出来。因为这个人已经刻入骨髓融于血肉之中了。
被逮到的唐山海也没辙了,认命的往车上一坐,走一步算一步好了,反正他现在徐碧城托人给他的东西已经收到了。别的事情只能再想办法了,实在不行,就……
“怎么,想杀了我?”张启山突然开口说到。
“!”唐山海一惊,没有搭理他,扭过头去准备闭眼休息。
张启山见唐山海没有搭理只是叹了一口气说到,“我把新月送走了,本来准备让你和她一起走的,既然你不肯走,那你就留在这里吧。”张启山顿了顿,“你想杀我,或者想走,我都不会拦着你,但是最近不行。”张启山顿了顿,“关于日军的疫苗,现在有了新的消息。”看了一眼扭过头的唐山海,张启山继续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不能擅自行动”
唐山海抬起眼皮撇了张启山一眼,犹豫了半响开口说到“……但我还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我的计划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你的计划没有问题,你也做的很好,但是你忘了一点。”
“什么?”
“我是张启山,不是别人。”
三天前。
“你要照顾好自己啊,启山。”尹新月站在门口,依依不舍地看着张启山,这一别可能再也不能相见了,尹新月不免得有些伤感。
张启山也不是没有感觉,毕竟这么多年的陪伴和理解,他能懂尹新月,也能明白她的不舍,但是比起儿女情长活着却更重要。
张启山想了很久的话,也没有说出口,只是抱了抱尹新月,叮嘱她记得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去找谢九。
张家的车队顺顺利利地护送着尹新月上了船,顺顺利利地出航之后。张启山才意识到,有一个人没有出现。
唐山海,始终没有出现。
在那个一瞬间张启山是慌乱地,他甚至在想是不是他记错了,唐山海可能已经上船了。
但,张家留在船上的线人告诉他没有。(船上可以发电报,别问原因就是可以发。)张启山强迫自己冷静,去回忆整个过程。
唐山海跟自己说,觉得跟尹新月一起出门不太好就先走提前一步上船。然后新月的车在路上遇上了碰瓷,耽误了很久,赶到时船已经快开走了,所以就急匆匆地上船了,也并没有找唐山海去了哪里。
但是,如果他不上船回去哪里?码头当天还有去上海以及北京的船,那么很可能是去了大都市。唐山海如果去小地方,很容易被发现,毕竟一个文质彬彬的绅士突然出现在破败的小镇十分引人注意。
而唐山海不想被自己发现,肯定要换套行头,那么,最不可能的答案也就是最可能的结果。
张启山大体地跟唐山海说了一下自己的分析,唐山海没辙地扯了一下衣服,“还真是你赢了。”
“不,其实差一点你就能跑了。”
张启山似笑非笑地看着唐山海。
唐山海撇了撇嘴,不愿意搭理他。其实,他是可以逃走的,只要他没有回来再看一眼张启山。
终究还是输给自己的心啊。如果不是惦记着,自己早就应该身在北平和徐碧城会合了。
“好了,睡一会儿吧,我们今天要换一个地方。”
“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原来的地方已经暴露了。”
“佛爷你也真是的那么大个宅子说不要就不要的”坐在前面的齐铁嘴无奈地说到,“还得东躲西藏,何必呢?”
“这可不一样,毕竟在日本人心里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怎么能让他们知道,张大佛爷还能活蹦乱跳甚至亲自出来抓人呢。”张启山回道。
“唉,还真是,佛爷你说你当初还不如假死来的痛快。非要假装重病真的是,看现在麻烦的。”
“这是怎么回事?”唐山海不解地问道。
他收到的消息里可没有张启山重病这一茬啊?
“哎呦,那会儿佛爷正好受了伤,正好有个日本特务潜伏了进来,就假装对日本人宣称佛爷已经重病不起只能吊命了”齐铁嘴道。
“日军不可能不拿这个作为威胁的吧?那军统这里怎么可能……”
“嗨,不是有尹小姐么?新月饭店的势力给压下来了……”
“那……”
“好了,别问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张启山开口阻止了想继续提问的唐山海。
“……”唐山海想了一下,八爷的话里称得上是漏洞百出,但张启山显然也不想让自己知道的再多。
“睡会吧。”看着皱着眉头的唐山海,张启山扯过毯子盖在了他的身上。
唐山海只能扯过被子,睡了过去。

(日本人觉得张启山是废人了,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特务成功给张启山注射了病毒,但其实并没有成功。)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