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帛人

前排兜售草莓酱

山海难平(7)

唐山海你不要搞事情!!!


张启山倒了杯水给唐山海“喝点儿水吧,嘴巴都裂了。”
唐山海顿了一下,还是接过了杯子,说不隔应不难过是假的,但那些绮旎艳丽的风月心思都已经在长久的时光中被风化消磨,更何况现在连自己能不能活过明天都不知道,更没有心思纠结这些。
“你8岁的时候来的张家”张启山喝了一口茶,缓缓开口,“那你8岁之前的事情,你自己还记得多少?”
唐山海皱了皱眉,他8岁之前的记忆一直跟模糊,更何况那个时候还小,很多事情本来也没有什么映像。
张启山瞄了一眼唐山海的反应,“那我换个问法,你还记得你父母的样子么?”
犹豫了片刻,唐山海摇了摇头,“只记得在来这里之前一直被关在类似于牢房的地方。”
“牢房?”
“恩,”唐山海不舒服地按了按额头,“之前被关在76号的时候,那个牢房的样子和我印象中的很像,别的……记不清了……”
“……”张启山筹措了一下词汇,跟唐山海说到,“你可能是最早一批日军进行人体实验的幸存者。”对上唐山海错愕的目光,张启山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后来我家被抓到集中营还有之后父亲被杀,也跟这些有关系。”
唐山海突然不知道做何反应,他……他是日军人体实验的幸存者?!那?那自己身上会不会有病菌?那自己会不会已经把这种病菌传染给了别人,会不会……这样的想法让唐山海浑身冰凉,不,不会的,不会这样的……自己…
恩?唐山海愣愣地看着抓着自己双手的张启山,“别怕!”看到张启山看着他的目光,他突然放下了心。因为那个曾经在无数个雷雨的夜晚里,死死抓住他的手,告诉他别怕的启山哥哥还在,还在一直陪着他。
“你身上有一种病菌,是一种破坏人体免疫力的细菌,只能通过血液传播,而且只针对20到30岁壮年男性。”张启山抽回了手,“这种病菌在美利坚可以治疗,但不能根除。”
唐山海定了定心神,“那现在日军在找我?可是这种病菌并没有什么用。”
“是,但在战场上这种病菌是致命的。”
唐山海神色一凛,是啊,别说共军了,就是国军战场上的药物供给和卫生条件也一直是一个大问题,如果这种病菌在战场上,那无疑于是在增大伤亡量。
“那现在,你准备怎么办?”唐山海问道。
“你听我说完”张启山犹豫了一会但还是决定把事情告诉唐山海,他不忍心再骗他了,“但日军真正的目的是制药疫苗。日军最近研制的细菌太过于霸道,哪怕是自己也没有疫苗但是你身上的这种细菌是研制出疫苗的重要条件”
唐山海皱着眉说到“那这样你更应该把我交给日军。”
张启山死死地看着他,看到唐山海觉得自己快要被看出一个窟窿了。
“……这才是最有效的办法”唐山海有些底气不足地说到,“侵华战争已经开始拖垮日本的国力了,以日本军部的疯狂难保他们不会利用新的细菌进行战争……”唐山海瞄了一眼张启山的脸色,吞了吞口水,“如果我去了日军那边,我们可以里应外合拿到疫苗……”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张启山阴沉着脸色开口说到。
唐山海无所谓的笑了笑,“我孑然一身无牵无挂一条烂命而已,有什么关系。”
看到这样的唐山海,张启山突然笑了“看来我自己做了一件正确的事呢”
“什么?”
“来人,扶唐少爷下去歇着”张启山压低声音在唐山海耳边说到“你要是敢乱跑我就彻底废了你的腿,养你一辈子我还是养的起的。”
唐山海哼了一声没有机会张启山,他自己心中已经有了计划。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