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帛人

前排兜售草莓酱

山海难平(5)

感觉看的人越来越少了……
啊,也不奇怪,我这个没有办法拯救的垃圾文笔和流水账能看下去的也是辛苦……(心酸……)
还萌着的小伙伴让我看见你们好么?!嘤嘤嘤!


这是唐山海在修养了那么多天之后第一次踏进张启山的书房。呃……准确地说是蹦……
还是一如既往的古板,唐山海不屑地撇了撇嘴,半蹦半拐地挪到红木椅子上坐了下来。
真的是跟原来一样啊,硬地要死,又不是没有钱为什么不能换一个软绵绵的沙发呢。唐山海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没想到这人结了婚还是一样的不会享受。
唐山海喜欢软绵绵的带着皮革气味的沙发,有着西方工业文明的冰冷和淡漠。而张启山偏爱红木椅子,那种独有的蕴藏在硬木下的传统积淀。
唐山海曾经吐槽过他这个爱好,还调侃张启山一定是太过于喜欢古董才这么喜欢盗墓,当然这话说出来的后果就是被按在他喜欢的沙发上被张启山狠狠地收拾了一顿,眼泪体液浸透了冰冷的皮革。
想到过去,唐山海有些脸红。他有些焦躁地站了起来蹦哒着在张启山的书房里乱逛。既然门口的人能这么容易的让他进来,那肯定没有什么不能看的东西。
唐山海在书架面前倒腾着,突然一个小盒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摩挲着粗糙的盒面,唐山海不由的有些心酸,这么一个不起眼地小盒子你都能好好保存,但为什么就是这么冷漠地把人给丢了呢?
唐山海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张启山,父亲拉着他的手,指着面前的挺拔地少年对他说,这就是你的启山哥哥。
然后呢?然后父亲就不见了,张启山一直一直陪着他,陪着他读书习字,陪着他逃课玩耍,陪着他偷看春宫本,陪着他巫山云雨。后来呢?后来他就被丢弃了,丢弃在空旷无人的老宅里了。
烦躁地把盒子丢了回去,最近总是想着原来的事情,唐山海有些不爽,明明已经淡出自己世界的人却偏偏把自己又拐了回来,说没有期待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不管不问的态度让唐山海又十分不爽。
呆了一会儿,张启山还是没有回来,唐山海决定回去了,瞥了一眼书桌,却被书桌上的东西所吸引。
“日本制药公司调查?张启山调查这个干什么?”唐山海皱着眉,翻看了文件。

……
“佛爷,日军在侵华之前就和几个制药厂有过合作,但是合作一些战场上急需的药物没有什么特别的。”
张启山脱下外衣交给管家“有没有什么企业合作的特别久的?”
“有,有一家,现在还在合作。”
“找一下那家有没有开发过什么新药或者是大量招收人口的时候。”喝了一口气的张启山转向管家,“今天有人来过么?”
“无关紧要的访客都挡回去了,唐少爷倒是去了您的书房等了敏一会儿”
张启山手一顿,“等了多久?”
“不到半个时辰。”
“新月今天有一个晚宴在饭庄,你等会儿派车去接一下她”张启山回头看向手下“你继续说。”
“佛爷,那段时间从中国被骗去日本等地做工的人不少,而且工厂在日本本土,没有办法细查。”
“那……让九爷来一趟。”张启山放下杯子,“山……唐少爷那里照顾好,把八爷请来。”
“是!”

唐山海在床上辗转反侧,日本的制药公司,血清,东北……还有徐碧城给自己信上用密码写的生化实验,到底是什么……
还有……
“啊……”唐山海还想在想下去,一阵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昏了过去。

……
“这些……是真的……”
张启山有些颤抖地看着手上九爷给的报告。
“佛爷,唐少爷,他真的是日军要找的人。”
谢九爷看着面前死死皱着眉头的佛爷,这结果他也没有想到。
“没有……没有用么……我还是挣不过命么?”张启山无力地摊在座椅上,“我费尽心思结果就是一场空?”
“佛爷,说不定还有希望。”谢九爷顿了一下,“虽说唐少爷可能就是日军想找的抗体血清,但唐少爷却至今没有这种征兆。”
“怎么说?”
“这病毒的发作是针对25岁左右的男性,也就是说携带病毒并能产生抗体的过程是在25岁之后,但是唐少爷身体至今也没有什么明显的不适。”
“但是,他最近总是喜欢睡,整个人都无力地很。”
“这种病毒的开始征兆是剧烈的头疼,并且只针对25岁到30岁的男性,传播也是透过血液。”谢九爷顿了顿,“日军找到这个血清的目的就是为了在战场上攻击我们的战斗力,但是现在发明的病毒台霸道,需要更温吞的病毒来中和。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只要唐山海这五年内是安稳的……就没有事?”
“是……”
“但是……五年啊我该怎么保证日军不找到他……”
“所以,佛爷不如赶紧把人送走。”
“佛爷……佛爷……”在谢九爷和张启山沉默地时候,女仆突然尖叫地跑了过来,“不好了,佛爷,唐少爷……唐少爷尖叫一声昏过去了!”
“什么?!”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