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帛人

前排兜售草莓酱

山海难平(4)

在看的小伙伴,让我看到你们的留言和爱心好么??

尹新月的到来让唐山海想起来原来一些不好的事情,虽然他心里知道,不应该怨恨这个女人,确切的说,从某些方面,尹新月应该怨恨他才对。
但是,人总会给自己找借口。
唐山海讲棋局下成了一个死局,他懒的解也不想解,加上最近在养伤,身子困乏的很,就这样趴在桌上昏睡了过去。
……
张启山来的时候就看在趴在桌上睡的不是很安稳的唐山海,他想到第一次见唐山海,他还是个小肉团子,小小的一只就窝买树底下睡着了。
这么多年,看着他抽条长高还是有些怀念当初那个还只会拉着他衣角甜甜地叫启山哥哥的小团子。
张启山有些费力地把人抱进屋子里,恩……真是长成大团子了,都有些抱不动了。把人安顿在床上,想了想,把从上海收到的信放在了床头上。
张启山看着桌上的死局,思考了片刻,发现了唯一一条出路,绝处逢生么?
想到了最近的调查和在墓里看到的东西,还有过分安静的唐山海,张启山忽然有些不安,他有些惊慌,自己到底能不能控制这一切。
他是不是太过自信了……张启山在唐山海的床前站了一会儿。唐山海的态度让张启山太过于意外。是因为腿伤所以唐山海才没有跑么?但是是时候加快速度了,日本人已经发觉有人在调查生化实验的事情了,自己要赶紧把人送走。
唐山海睡的不是很安稳,手死死地拽着被子。张启山能想到他大概是做噩梦了,从小就这样,怕的时候喜欢捏东西。
爬上床,像小时候哄他那样把人安抚平稳,在额头轻轻地亲了一下。张启山才整理整理衣服离开。

唐山海倒是睡到半夜才醒,醒来就闻到一股甜香的糯米粥的味道。
还有……正在吃粥的八爷。
“哎呦,醒了啊。”齐铁嘴倒是老样子,一点儿也不把自己当外人。“佛爷说你起来肯定会饿,让厨房给做了粥,你说我怎么就没有这待遇了。”
“……”唐山海起来晃了晃脑袋,“我什么时候睡到屋里来的。”看着又准备蹭粥的八爷,“您老给我留着点儿。”
一顿吃饱喝足之后,八爷摊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唐山海扯皮。
“哎呦我说山海,你这在外面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拐个姑娘回来呢。”
“八爷这可说笑了,我这刀里来枪里去的日子,不能耽误人家姑娘。”
“那你怎么没想着回来呢。”
唐山海一愣,“回来?本来就是当年的一点儿薄情才在张家赖到大,我本身不是张家的人,又跟九门毫无关系,用什么身份回来?张启山的兔儿爷?”
“……”齐铁嘴也愣着,自己怎么好死不死提这茬。只能打个哈哈“啊哈哈,这啊……哈哈那个那徐碧城给你写信了在你床头放着呢……哈哈你没啥事多休息啊哈哈……”
“八爷留步。”唐山海喊住准备走的齐铁嘴。“八爷也该告诉我了吧。张大佛爷费尽心思把我困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齐铁嘴沉默了一会儿,“佛爷具体在做什么我也不清楚。自从那个矿山墓里回来之后,佛爷就一直在忙。”齐铁嘴顿了一下,“只是最近一直在调查日本活体生化实验的事情。”
“生化实验?”
“对,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是……”佛爷最想做的不就是保你平安么。齐铁嘴咽下了后半句,就告辞了。
日本,生化实验?
在76 号的时候只是无意中听到过说日本现在缺少适合的血液样本,但具体什么事情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日本高层对此保密度极高。莫非血液样本跟生化实验有关系?那张启山是怎么知道的?
唐山海想了一下,又觉得自己这样凭空思索也毫无用处,想到徐碧城给自己写的信。收了收心神,看起了信。

“佛爷,已经查清楚了,他们要的血液样本是最先从生化部队里逃出来的人。”
“最先逃出来的?还有活着的?”张启山看着手下人的报告,问道。
“好像是有一部分活了下来,还有了后代。”
“后代?!”张启山蹭的一下站起来,“时间不对,你去查一下,日本所有和军方有联系的制药工厂和医院,要他们准确的合作时间。”
“是!”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