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帛人

滋儿哇

山海难平(3)

碎碎念:唐山海在我心里面一直是一个少爷,矜贵高傲,也会为了喜欢的人不择手段。其实在麻雀里唐山海想搞死陈深的那一段这个就表现的特别好,有一种我喜欢的为什么不能是我的的偏执。这个文里面,唐山海所有的偏执都给了张启山,但是张启山负了他,虽然有原因,但是唐山海无法原谅。(其实是我无法原谅233333)当唐山海用尽了所有的青春里的懵懂的偏执的爱恋,他对张启山已经不爱不恨了已经麻木了。所以这个文,不是那种甜甜的恋爱文,也算不上虐(可能因为我虐点高hhh)因为毕竟身在乱世,太多的事情生不由己。我会一点一点的把这个故事讲完。但是真的不会很甜,佛爷在搞事情,唐山海也在搞事情。我还是蛮意外有很多人看的,谢谢你们的喜欢。写完有机会有时间可以点梗的话,可以接受纯甜的文的点梗的。
我最近在考各种证书还有学校好多考试所以更新很慢,但是还要感谢各位喜欢的伙伴,谢谢你们。








唐山海在这个院子里住了许久。
当然可能只是他自己觉得,虽然伺候他的小厮和丫鬟表现的正常,但唐山海知道这是新月饭店的听奴和棍奴。
唐山海在这个小院子里一天天的数着日子,他也不知道什么到什么时候。张启山除了偶尔过来吃个饭或者带着医生过来复查的时候会出现。唐山海就没怎么见过张启山。
齐铁嘴倒是经常过来串个门儿,给他看个褂什么的。唐山海想到以前齐铁嘴也总是喜欢给他看褂,说他福薄,要有个命厚的人才能罩着他,不然有的苦吃呢。是啊,是很苦呢。唐山海想,他命里命厚的那个人,罩了他很久,但是终究还是怕折了福寿抛弃了他。现在齐铁嘴还说他命里宽厚有后福。说有人给他改了命。
真是笑话。唐山海想,真的有人能改命,怎么不改改这中华的运道呢?
这日午后,唐山海在院子里下着棋,他不愿意出去,虽然张启山并没有拘着他,但是他就是不愿意。这么多年,他学乖了,他怎么知道这院子外面会不会有郎情妾意的戏码,倒不如安稳的呆着,还能够安身。
但是他在怎么不想见的人,也会找上门。
“这里还好么?”坐在他面前妆容精致的女人问道。
“怎么?难道这张家里的事情也轮到新月饭店管了,还是说这儿是新月饭店开的分店啊?”唐山海不客气的回到。
“你应该喊我一声嫂子,或者夫人也可以。”尹新月并没有生气依旧面带微笑,“山海,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总是喜欢口头上逞能呢。”
“是么?这么多年山海没有长进还真是让尹小姐见笑了呢。”白吃黑,白字进一。
看着丝毫不想继续谈话的唐山海,尹新月只能告辞,她望着还在沉迷棋局的唐山海淡淡地说到“山海,你要知道这乱世,很多生不由己。”
“是啊”黑吃白,平手。“所以我选择了委屈求全,学会了装聋作哑。”
“但是,尹小姐,生不由己不是随随便便摧毁一个人的理由。”
“当年,是有原因的。”
“尹小姐”唐山海的声音已经很不悦,但还是依旧低沉好听,他有他骨子里的教养和矜贵。“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都不是他折辱我的理由。你也可以不必防着我,我也不是当年那个死皮赖脸地唐山海的,得不到的我自然会放手。”
尹新月顿了顿脚步,颤着声音说,“但是我只求你不要恨启山。”
“呵……”黑吃白,平。“夫人多虑了,没有爱何来恨。”
“……”
“慢走不送。”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