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帛人

前排兜售草莓酱

山海难平(1)

唐山海一直是一个骄矜的少爷。
无论是潜伏在76 号还是之前在黄埔军校,哪怕是在前线炮火连天的时候,他永远都是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样子。
包括现在,哪怕脸上还有些伤,哪怕知道自己下一步可能粉身碎骨。他也会依旧保持着自己得优雅矜持。
“你说这个唐山海,他真的就是不担心么?”透过望远镜观察唐山海的毕忠良漫不经心的问着陈深。
“人那是少爷,讲究,矜贵跟我们不一样。”陈深晃了晃格瓦斯的瓶子。虽说接到了军统用来交换唐山海的情报,但陈深却得到了另外的消息,张启山来上海了。
张启山张大佛爷,长沙首屈一指的人物,为什么会来上海?还是低低调调的潜入?陈深可没有那么天真的认为张启山只是来游玩的,更何况,张启山和唐山海之间那种不清不楚的传闻……应该也不是空穴来风……
陈深晃了晃格瓦斯,想到唐山海这么淡定,难道知道张启山会来救他?还是,军统能给他们的情报……除非是!
想通的陈深一愣,军统这招借刀杀人有点厉害,但是……
“轰!”咖啡馆突然的爆炸,导致现场一篇混乱,正好又是热闹的街区,76号的人和现场的百姓混在一起,再加上爆炸的烟雾,陈深只能看到有一个人影,拖着唐山海离开,就昏过去了。

“你是来杀我的么?”唐山海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船上了,晃晃悠悠的感觉,让他感觉不太舒服。眼前人的压迫力太强,让他只想逃离。
“你杀了张家的两个手下”张启山慢条斯理地摘下帽子,“你应该知道他们是谁的人,毕竟,你在我身边,呆了那么久”
张启山死死摁着唐山海的肩膀,肩膀上审讯时的旧伤被按裂血慢慢渗透出来。
唐山海疼得龇牙咧嘴,但却还是依旧笑着,“所以,你是来杀我的么?毕竟是爱手下如子的张大佛爷,我这个曾经的朋友,或者说,在你们张家人眼里我就是个男宠,杀了你的两个手下你应该恨不得杀了我吧”
肩膀疼得厉害,唐山海挣不开,只能把头往后仰,企图避开张启山的目光,“张大佛爷又何必为了我一个人大费周折的潜入上海救我出来,76号的审讯室能让我死的更痛苦更快不是么?”
“呀,不”张启山突然笑了一下,“我不杀你,我只是,把叛家的宠物抓回去而已”
“所以?”
“所以?”张启山慢慢摘下手套,抚上唐山海的脚踝,咔哒一声。唐山海一声惨叫。
“没关系,张家能养的起你一辈子。”张启山收回手,面无表情地说到。

“亏得你下的去手啊。”看到刚给唐山海上完药的张启山,齐铁嘴说到。
“恩,能保他一命就行。”张启山不在意地说到。
“保他一命?不是啊,军统不是答应给76号情报了么?这样他不就会活下去了么?”齐铁嘴不解的问道。“你也不用废了人家一条腿吧。”
“恩……”张启山不太走心的回答到。
齐铁嘴见习状也没有多问,张启山自从矿山回来之后,就一直有点怪怪的,虽然看命相没有什么变化,但……
张启山沉默地抽着烟,他在墓里看到的东西太过惊人,无论事情是不是真的会发生,他都不愿意冒这个险。
“那,老八。”沉默了半响的张启山开口说到,“你说,人真的会看到未来的事情么?”
“啊?啥事儿啊”齐铁嘴不解的问道。
“恩,没事……”

唐山海一直睡的不踏实,昏昏沉沉地,一直在梦到原来的事情,第一次见张启山,雨夜里他俩放肆的交合,张启山娶妻时候的满天红色,从最开始的不熟悉,到亲密无间,到最后的分道扬镳,唐山海恍惚见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过完了这一辈子。
“恩,这是哪里?”
“我家,东北。”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