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帛人

前排兜售草莓酱

【张启山X于曼丽】故人已故

后来,他倒了再多的斗,开了再多的棺,却始终找不到葬她的墓。

 

张启山第一次见于曼丽是在妓院门口。

可怜的小姑娘被凶神恶煞的龟公往里面拖,本该是女孩子最耀眼的时候却要被这肮脏的乱世玷污,张启山心下一软救下了小姑娘。

彼时的张启山还不是张大佛爷,没办法带着一小女孩行走江湖,将小姑娘托付给信赖的于老板之后,便只身离开。

张启山第二次见于曼丽是在灯红酒绿的夜总会。

小姑娘长开了,眉眼之间撩人的媚,还有隐藏不住的杀气。张启山觉得好奇,带着小姑娘回了张家。芙蓉帐内度春宵之后才知道那伪装在眼波流转之后的单纯和恐惧。

后来,于曼丽就跟着张启山了,长沙谁都知道张启山张大佛爷家里有一只美艳狠辣的小野猫,别的不爱,就爱旗袍。

张启山不知道怎么哄女孩,就一味宠着。要旗袍给旗袍,要杀人就教怎么拿枪,要刺绣就给针线,要学保命就教功夫,甚至那种连死后要葬在很好很好的公主墓里的荒唐话也帮她办到,把小姑娘养的骄横跋扈,但还是宠着,当时张启山想着反正自己可以护着保她个一世无忧又如何。

曼丽喜欢湘绣,喜欢窝在张启山的怀里一针一线的绣着帕子绣着花。

张启山还记得修长白皙的手指灵巧地穿针引线,一针一针的绣在他心上。

可是,张家的大门再坚固也挡不住着乱世的崩塌,张启山的势力再强大也抵不过命运的捉弄和。

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小姑娘上了战场,眼睁睁地看着绣花描摹的手把玩枪支,眼睁睁地看着虚伪暧昧的假笑,眼睁睁地看着那一枪一枪地打在她的心口。

“你要是找不到我了,就去倒斗,我就在最大最难的那个斗里等你”

张启山恍恍惚惚之间听到小姑娘的声音,“哎,对,别忘了带旗袍给我啊”

但是,我倒了那么多的斗,买了那么多你喜欢的旗袍,却再也没有见过你。

评论(14)

热度(49)

  1. yamapipi酱木帛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A-SUSU木帛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盐酱木帛人 转载了此文字
    那谁谁,出来吃文啦~完蛋了我不会艾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