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帛人

前排兜售草莓酱

[礼猿Animals 哨向设定


前文走这里http://fbpcfy.lofter.com/post/1d2611e7_a9c3482



夭寿咯,小情侣有矛盾咯

章五 疏离



“室长,不在么?”

伏见拿着文件敲开了宗像办公室的门,却发现只有淡岛在。

“啊,是伏见君呐,室长说他有事出去了。”淡岛回过神来对伏见说到,“但是呐,伏见君最近是在和室长闹矛盾吗?”淡岛看着准备走出去的伏见问道。

伏见放在门把上的手一滞,“没有,淡岛副长为什么会这么想?”

“呀,不,只是总感觉最近你和室长之间有点疏远了呐”

“没有的事”伏见笑着对淡岛说,“只是最近事情比较多而已呐,安心呐,副长。”

“啊,呀,也是,真是抱歉这么唐突地问出来这种问题。”

“没事的,淡岛副长也注意休息呐。”

“但愿是,真的没事吧。”淡岛看着伏见平静地出门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喃喃地说到。

疏远么?呀不,岂止是疏远,那天过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说过话。

伏见强压下心里酸涩地感觉,还是自己真的太过分了?明明两个人只是上下级的关系,自己却还要在意他对别人的态度,呀,还是先别想了,好好工作吧。

伏见定了定心神,投入到工作之中,绿之族似乎在通过一种游戏来扩大臣属,虽然扩大臣属这种事情不应该归S4管,但是似乎最近莫名其妙的小骚乱也越来越多。伏见不由得怀疑这和绿之族有关系,而赤之族....在周防尊死后似乎就解散了?看起来现在安稳的很,但不知道为什么伏见总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但是想这么多也没有用啊,最重要的还是赶紧追踪到地址才对。

伏见扭了扭发酸地脖子,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啊,不知不觉工作到这么久呢”

嘛,不过结果总是好的,自己可以休息一下回去了呀。

但是,回家么?

伏见伸出的手却楞在了半空,家?哪里还有家。就算是那个公寓也许对于宗像来说只是一个住宿的地方而已,回去也是冷冰冰的。

自己还是在办公室里讲究一下吧,宿舍也是很久没有回去了,如果要睡的话,大概也要好好收拾一下。

伏见去倒了一杯咖啡,继续坐在了办公桌前面,干脆就继续做完吧,也好减轻S4的负担,还有室长.....的负担。

一杯又一杯的咖啡空了下去,伏见桌上的文件也越来越少。正当伏见准备起身去再接一杯咖啡时,胃部突然地痉挛让他踉跄了一下。

“果然,还是不能不吃饭啊”伏见苦笑着说道。

吵架之后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好好吃过饭了?没有了那个人的提醒,还有半威胁式的要求自己认真吃蔬菜。

但是,这样才是正确的相处方式吧。单纯的上下级的关系,自己本来就不应该多想的。

等伏见处理完全部的文件,天已经快亮了。

又是一天过去了么?又是没有见到室长呐。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空落落的,只有工作才能填满,但是,还是好难受.....心里还有身体....还有胃...好疼....头也好晕.....

 

 

是医院?

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让伏见慢慢地回过神来,自己是怎么了?对,觉得头很疼然后就晕了过去?

自己床边的人是?

“室长?”刚醒来的伏见声音还带着一丝丝的沙哑。

“呀,伏见君是醒了么?”宗像的声音还和往常一样,但是伏见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很陌生。

“是,室长把....”

“伏见君还请量力而行,有些工作也要考虑到自己的身体原因,不然就是在给别人舔麻烦”宗像打断伏见的话,公事公办地说到,“但是,伏见君还是为S4减轻了很多负担,谢谢”

“室长.....”伏见一脸不解地看着毕恭毕敬道谢的宗像。

不对,不对,你消失了这么久一开口就是说教我么?

“要不是因为宗像室长需要怀念故人,S4也不用这么辛苦”伏见冷冷地回应道,“我只是做了我分内的事情而已”

不,不是这样的,自己想问的不是这个,但是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为什么好难过?为什么听到他只是对自己说教那么难过?

“那么还请伏见君照顾好自己”宗像皱着眉看着扭过头的伏见,“那么,我先告辞了,伏见君好好休息。”

伏见只觉得自己很乱,为什么突然感觉很委屈,明明这样才是正常的关系,但是还是好难过,眼睛里有什么湿湿的东西流出来了么?

 

低低地呜咽声从病房传来。淡岛不解的看着宗像“室长明明很担心,为什么.....”

宗像只是低着头看着地面,很久之后才缓缓开口说道,“黄金之王,失踪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