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帛人

滋儿哇

度凯之浮生若梦

 @a无耳兔 

度凯之浮生若梦

陈亦度第一次见王凯还是王凯在上大学的时候。那个时候陈亦度还不是现在这个阅人无数的度总,还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而已。当时遇见王凯时,还是学校后巷的大排档里,简陋的餐具衬托着奢侈的青春,浓重的油烟味儿夹杂着摊主的吆喝,嬉笑吵闹地男生畅快地挥霍着青春的荷尔蒙。

第一次见王凯,陈亦度发誓绝对不是什么满天星空下,蓦然回头地他带着惊艳时光的容颜那种浪漫瑰丽地情怀。他见到的王凯只是一个穿着格子T恤满头大汗嘴里还叼着串儿忙着跟别人划拳的王凯。但不知为何陈亦度就是始终忘不掉,不论是在无人的深夜还是喧闹的白天。

陈亦度始终记得那个在充斥油烟的小巷子里,那张不算完美的脸。

后来两人就慢慢就熟悉了,男人么,无非就是球场,酒场和情场。他们俩也不过就是一起打过球一起喝过酒一起泡过妞的交情。不过妞是没泡到,球也没打赢,只是醉了几场酒,两个人也就这么断断续续地联系着。

要说男人的友情无非都是这样的,兄弟之间嘛,哪来那么多矫情的叽歪,就是心情不好喝个酒心情太好喝个酒,但是喝着喝着陈亦度发现自己的不对劲来了。

那是在王凯生日的时候,一帮人闹哄哄地从大排档喝到酒吧从酒吧喝到KTV,喝到七零八落的摊成泥,剩下几个略微清醒的只能互相帮扶着踉踉跄跄地回去。但王凯跟他们不是一个宿舍又不在一个区,陈亦度没有办法只能在附近开了一间房,拖着人去睡觉。

醉酒的王凯似乎比平时好看了那么一点,卷翘的睫毛在脸上投下可爱的阴影,嘴巴因为缺水而有点干裂,漂亮的手指不安地扯着衣服,嘴里还捣鼓着意味不明的话语。

陈亦度半拖半抱的把人弄到宾馆里,王凯倒是乖巧,在床上安稳地蜷缩着。等陈亦度洗完澡出来,人已经完全睡着了。陈亦度没办法,只能认命的帮人把衣服脱了,简单的擦拭一下。

那个时候的王凯还白嫩的很,也瘦削的很,不是所谓的穿衣显瘦,就是没有肉,隔着皮肤都能感觉到咯人的触感,可以说是一具毫无诱惑力的躯体,比不上千娇百媚的女郎也没有一般鲜肉的生嫩可人。但是陈亦度发现自己有了欲望,想抱他的欲望。

一开始陈亦度只是单纯的想把人弄醒,用毛巾在王凯胸前挺立的红果上揉搓着,是男生之间常玩的游戏,王凯虽然瘦,胸前的肉却不少,尤其是两个小红果,粉嘟嘟的挺立着,可爱的很。

陈亦度就本来是用毛巾揉捏着,但后来却神使鬼差的用手揉捏着,直到王凯觉得不舒服,挥手拍掉陈亦度乱动的手。陈亦度才清醒过来。

呆愣地看着自己的手,再看看摊在床上还睡得很香的王凯,陈亦度无奈的去冲冷水澡让自己冷静下来。

是的,王凯不一样,是特别的。

只拿自己当兄弟,却从来没问过自己做什么的;明明只是喝过酒的交情却在自己生病的时候穿越大半个京城来看自己;明明是以后要进娱乐圈的人却大大咧咧的毫不在意。

陈亦度知道自己如果想要王凯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一张合约,一张卡就能两清的关系,可是陈亦度不想,不想让原本干净的关系变成这样,他想要的人很多又不是非他不可。

其实也是可以装作或者深情的样子,给他一个或者旖旎或者浪漫的幻想,然后捧人上位,在陈亦度的世界里留下一段恋爱的情愫,在王凯的世界里留下感人的浪漫。然后让他带着对自己或者感激或者怀念的情愫去继续人生的跌宕起伏。

 

本来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两个人顺着兄弟情继续勾肩搭背聊天喝酒,日子不痛不痒的过着,顺着时间走上各自的路,在以后的岁月中喝酒聊天顺便回忆着年少的温情,吹嘘各自的家庭和事业,也就这样过去了。连暧昧不清的悸动也成为往日里不明的云烟。

直到王凯毕业那天。

那时候陈亦度已经开始在国外逐步发展自己的事业了,他和王凯这种不一样,做事随心能力又强,加上家境又好人又帅,在外国开放的环境也是抱着洋妞滚过床单的人。但是陈亦度始终忘不了王凯,无论是在国外金发辣妹的床上还是在王凯逼仄狭小的宿舍。

陈亦度已经记不清事情是怎么发展到那个地步的,只记得廉价的燕麦啤酒还有王凯生涩青春的肉体。在廉价的小旅馆里,射出的白浊和青春最后的回忆。

后来嘛,陈亦度醒来的时候王凯已经走了。留下他一个人躺在这狭窄的床上,混着体液和血迹。陈亦度也没有打电话联系王凯,两个人就这么断了联系。

谁都想把这个当成一场意外,陈亦度知道,王凯也知道。只是陈亦度最后带走了那个床单,并没有所谓的珍藏起来作为回忆,而是烧了而已,连同那是粗重的喘息的暧昧的呻吟。烧毁在时间里。

再次见到王凯却是在他最狼狈的时候,彼时王凯出演了一部很火的剧,但是却演了一个娘娘腔的角色,虽然找他的戏多吗,但谁也不想就这样被认定下去。

将近一年多的空窗期王凯过的狼狈不堪,陈亦度见到他的时候已经三天没怎么好好吃饭,看着在小饭馆里狼吞虎咽的王凯,陈亦度默默地抽着烟,不知怎么就说出来了。

“跟着我吧。”

陈亦度永远也忘不了王凯的眼神,惊讶中带着绝望,还有些许的厌世和自嘲。

“如果是因为毕业那天的事,没必要的,我不是。”

陈亦度知道他要说什么,他知道他不是,但是陈亦度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在他漫长的岁月里一晃而过,不甘心只是作为一场误会而存在的角色吗,不甘心做众多兄弟中的一个。

“这是一个导演的联系方式,重品质的。”陈亦度只是放下一个名片就走了。王凯不愿意他也不强迫,有些事情还是两情相悦才能两不相欠。

陈亦度放下名片就走了,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在联系他。

很多天之后,陈亦度接到王凯的电话,说实话,当时的他是兴奋的,毕竟是动过心的。其实何止是动心,连情都动了,想着自己在国外一边一边的看着他拍的剧,收集他拍的杂志,陈亦度觉得自己都快疯魔了。

王凯的声音还是如同学生时代那般好听,“你还在北京么?来我这里坐坐吧。”

只是简单的出租屋也被王凯收拾的很干净,不知道是不是特意准备的,王凯身上还带着沐浴后的香味儿,一如既往的清爽。

“做吧”

“嗯?”陈亦度还没有反应过来王凯说了什么就被压在床上了。

“做吧,度总”王凯含讽带刺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度总想要的,不就是这个么?”

不知是被气的还是什么,那天的陈亦度不是很温柔,压着人来来回回的折腾,把人折腾的泪水涟涟还没停手。

此后,王凯的日子也好过多了,他也知道自己走的实力路线,也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往下迈着。陈亦度也随着他,看着适合的剧本也收着,留给他。

两个人的关系渐渐稳定,陈亦度在国内的时间不多,每次逮着人都使劲的折腾。折腾之后还心疼,一心疼就躲着人然后再继续折腾。

王凯倒是看出来陈亦度的别扭来,他折腾的时候就随他,该配合配合,该怎样怎样。

本来两个人就这样走下去也没什么,王凯撑死了一个四线,两个人乐意怎么来怎么来,但是就是突然地王凯就火了。

说起来那两部戏还是陈亦度帮着挑的,王凯本人倒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可是陈亦度清楚啊,毕竟是在商场里浸淫过的人,那点子套路还是看的清楚的。

那天陈亦度也没说什么就是抽烟,然后按着人使劲的做,做到恨不得死在他身上。王凯也没说什么就是配合,该怎么来怎么来。

折腾了一天一夜,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陈亦度就在那猫着抽烟。看着王凯醒过来又压着人做了一发。

等他俩做完,就已经下午了。

“送我去机场吧。”

“啊,好。”

“家里安排了未婚妻。挺好的女孩子。”

“嗯,好好对人家。”

“我走了啊”

“嗯。有时间来玩儿。带你们去武汉。”

然后呢?

王凯就记得失控的汽车呼啸而过,还有陈亦度血肉模糊的脸。

.......

三年后。

“凯凯,这次的新戏演总裁哦 ”

“是么?”

“是的,据说是作者为了纪念一个人写的。”

“啊,这样啊。”

“叫什么....”

“啊,我看看,啊叫陈亦度。”

王凯呆愣了一下,“是么?真是好名字。”

“是啊,真好听的名字。”

往事终究入梦,不知谁又是主谁又是客,还是贪恋最初相遇的模样。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