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帛人

前排兜售草莓酱

【晗熏】荼蘼 上

 

谢晗哼着歌进了地下室,他最近有一个很好的俘虏,哦,不应该是作品,未完成但是完美的作品。

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倔强的猎物了。聪明倔强不屈,那种强烈地不屑地厌恶地眼神,真的是完美的让人心惊呐。他将成为我最完美的作品,谢晗想到。

潮湿封闭的地下室还残留着之前的血腥味儿,李熏然被捆在椅子上,没有之前谢晗来时或者倔强的挣扎和反抗,只是安静地垂着头,身上被鞭打的伤痕狰狞的暴露在空气里,皮肉外翻,因为没有处理而略微有些腐烂。

谢晗不算温柔的扯起李熏然的脑袋,迫使他看着自己,“哎呀,还是一样的倔强呐,李警官。”

谢晗松开李熏然,兀自走到放映机前面,“今天的李警官想听些什么呢?嗯?”李熏然还是淡漠地垂着头,一动不动。

“哎呀呀,前两天李警官还是在不停的挣扎叫骂呀今天怎么就这么沉默了呢?”谢晗今天放的却是安静温柔的钢琴曲,不是之前催眠用的曲子。

李熏然几不可见的动了一下,谢晗依旧用着和老朋友说话的态度:“哎呀,我还以为李警官不愿意再里我呢,那还真的是伤心呐。”

“熏然呐,你知道人们最喜欢做什么吗?”

“做什么?你又想到了什么新的折磨方式了么?”长期的缺水使李熏然的声音沙哑的很。

“人们最喜欢的就是去征服那些高高在上的东西,越高尚就会越想去摧毁,看着自己曾经喜欢的东西,一点一点的崩溃,那种征服的快感,是真的美妙的不可思议呀。”

李熏然只是瞪着谢晗,“你想做什么?”

“你知道么?李熏然,现在的你就是我以前幻想的模样,可以像个人一样活着,可以去反抗不屈服。”谢晗撑着椅子捏着李熏然的下巴,“所以啊,李熏然,现在的你,就是我最想去摧毁征服的样子。”

李熏然不屑的笑道:“对罪犯屈服么?我宁可死也不会”

“对啊对啊,就是这种语气,反抗的语气抗拒的神态,李熏然呐,你可真是一朵不可攀折的高岭之花啊,你知道么?人的劣根性就在于摧毁和蹂躏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而不是保护。”

“所以,你想怎么对我?鞭打还是电极或者是催眠?”李熏然淡漠的回应。

谢晗一边打开地下室旁边的小屋,一边笑眯眯的说到:“在熏然心里,我是一个这么对待自己作品的人么?”

李熏然看到旁边是一个修缮完好的浴室“啧没想到准备的这么充分呐,谢晗”

谢晗并没有理会李熏然,继续做着手里的事情,放好热水调着水温。还贴心的在里面放好了一些疗伤的中药。

谢晗走到李熏然身后,松开了他,将人抱到浴室里面,李熏然没有反抗,以他现在的体力,再怎么也防抗不了,还不如等着机会给简瑶他们传递信息。

谢晗把李熏然抱到小屋里,温柔的替他解开衣服。破碎的布料黏着伤口,扯开时使李熏然还是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我会很轻的,熏然”谢晗像是哄着恋人一般,温柔地说到。

李熏然只是沉默的让他脱去衬衫,虽然报告中有提到过谢晗可能是Gay 这个问题,但是李熏然觉得自己现在这幅伤痕累累的模样不会让谢晗产生性欲,毕竟自己又不是天仙。

但是,有时候,变态的思想是你体会不了的,更何况李熏然在谢晗眼里不就是天仙的存在么?

谢晗慢条斯理地脱去李熏然的衬衫,然后在脱裤子的时候,李熏然才感觉到不安,但长久没有进食的身体还是虚弱不堪。微弱的挣扎在谢晗的眼里不过就是闹脾气的小猫,谢晗将剥的赤条条的李熏然放在水里。

“可能会有些疼,熏然,不过这里的药草有清理伤口的作用,还是先清洗一下”谢晗温柔地说到。

“你....嘶.....到底.....嘶要干什么?”

“你知道高岭之花为什么漂亮么,熏然。因为在人们遥不可及的地方绽放,然后凋零,但是花最美的时候是开到荼蘼的时候啊,而我想看到那样的你呀”谢晗温柔地替李熏然清洗,“而熏然,你知道有一种东西,是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么?”

“什么?”

谢晗的手慢慢的滑下,握住李熏然的前端,靠着他的耳朵说到。“那就是,情欲啊。”

所以,李熏然呐,和我一起堕落吧,在情欲里,在颓废里,在绝望之中。成为我最完美的作品吧,李熏然。

 

 

 

 

评论(2)

热度(52)